沈墨岚

万千女皇,拥你成王,

第三十八年夏至

写在前面:

依然微OOC,全职同人,框架略九州风格

慎入,毕竟这又是一篇作为要投学校征文的同人文的存在

而且接的是两年前上交且获奖的那篇征文

续得有些勉强,不喜慎入

依然是九州和全职的杂糅

祝食用愉快

撰/沈墨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璟瑄三十八年,帝都。

“衰草连横向晚晴,半城柳色半声笛,枉将绿蜡作红玉,满座衣冠无相忆,时光来复去。”

夏至的阳光透过精致的雕花木窗,打在摇椅上,老旧的唱片机咿咿呀呀地转着,重复着同一支曲子。摇椅上的男人闭着眼,鬓角雪白,有一搭没一搭地前后晃着。

“四十年了啊,”男人眯着眼,似望向窗外的池子,又似透过池子在怀念什么人,“真的值得么?值得让你先我离去,值得霸图的团灭?”

“值,”身着月牙色长袍的男子推着自己身下的轮椅,缓缓进了屋,“霸图三十二人,换来蛮人大军的退却,换来帝国最高权力的变更,换来国家的改革创新,换来这四十年的安宁发展,有何不值?叶修,四十年了,该放下了。”

“放下?”叶修自嘲地笑了笑,疲惫地闭上眼,“王杰希,你放得下微草吗?还是说,你放下了方士谦?”

“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”王杰希把玩着手上的扳指,“为民,韩文清护住了一国之民;为义,也坚守了自己心中的道义,求仁得仁亦复何怨?我是放不下微草,作为微草的队长,微草就是我一生的追求,何需放下。哪像你啊,老韩一走,你连兴欣都没心思带,没过几年就丢给小辈。你的责任心呢?”

“帝国殇,君主易,重新建立秩序的国家有什么需要操心的。”叶修嗤笑,“我们不必再为刀,兴欣的小辈也不再需要我护着才能安全,放手有何不可。”

“罢了罢了,再吵这些也没意思。”王杰希从袖中摸出一副手谈,“帮我再下一局'天问'吧,再预测一回山河的命数,大陆的走向。”

叶修起身,点燃一块沉香:“下一局'天问'要付出的代价,你不清楚吗?”

“不,我很清楚。”

  沉默良久,叶修摆了摆手:“你走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王杰希皱了皱眉。

“大陆的走向与我何干?”叶修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菩提根,“惟改革者进,惟创新者强,惟改革创新者胜。而今的国家,改革、开放、创新都占全了,我华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。还有什么需要你赔上一条命去下这么一局窥天道的棋局的?韩文清我是留不住,也不能留,难道还要我看着你,帮着你去无谓地送死?”

“微草…”王杰希话未说完,就被叶修打断,“国家会保护人民的安全与和平,安逸与平静。王杰希,你该歇歇了。”

该歇歇了吗?王杰希茫然地靠在轮椅上,所以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杞人忧天吗?盛世了,自己这样的人啊,是得改变了吧?“是我魔怔了。”

“如此,我也可以放心地去了。”玉器坠地后清脆的声响,惊了窗外的鸣蝉。

 

 

  三日后,帝都城外公墓。

“你们一个两个的,还都是一样的狠心啊。”叶修将一壶酒洒在墓园边角一个不起眼的墓碑前,墓碑上刻了一个个熟悉的名字——韩文清,张新杰,林敬言,喻文州,张佳乐,……在最后面,赫然新添了一个名字,王杰希。

“第三十八年的夏至,你们就这么都走了,徒留我一人。”夕阳下,叶修的背影愈发显得苍老。

“都是狠心的人啊…”


评论

热度(7)

©沈墨岚 | Powered by LOFTER